• <input id="emamm"></input>
  • <bdo id="emamm"></bdo>
  • Cehui8.com 測繪地理信息領域專業門戶
  • 首頁 > 測繪新聞 > 專訪

    身許測繪 不悔初心——致敬40年前首次精確測量技術參謀王玉琨

    2017-12-16 12:08:42 來源:
    聊聊

    “40年前,國測一大隊的同志同軍測、登山隊員一起,勇闖生命禁區,克服艱難險阻,成功實現了中國人對珠峰高度的首次精確測量……”71日,在建黨94周年的特殊日子里,習近平總書記回信給國測一大隊的6位老隊員老黨員,高度贊揚他們在40年前測量珠峰時的豐功偉績。其實,當年參與我國首次自主測量珠峰精確高程的測繪分隊一共49人,王玉琨便是其中一位。且看,風展紅旗如畫。

     

    青春:闖絕域 量珠峰

     

    “46日 晴 強風 6500米營地 今天,我們征服了北坳天險!……我久久凝神南望,珠穆朗瑪已經近在咫尺,好像伸手可及了!我想,我們已經創造了測繪戰線的登高記錄,也創造了測繪史上測量點高度的世界紀錄了。但不能滿足,還要往上、再往上,8000米或者更高!

    這是王玉琨在零下30多度的珠峰營地帳篷里寫下的日記。19751月,國務院、中央軍委一聲令下,吹響了登頂測量珠峰攻堅戰的號角,王玉琨奉命從所在的成都軍區第一測繪大隊抽調到珠峰高程測繪分隊擔任技術參謀,和其他48名戰友、隊友向我國首次自主珠峰高程精確測量發起沖刺。

    珠峰,一個冰雪的世界:冰山、冰川、冰坡、冰崖、冰柱、冰洞、冰塔林、冰裂縫……;空氣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區的一半,到了5000米高的珠峰大本營,不少人的脈搏一分鐘就超過了200次;紫外線特別強,只要在太陽下曬上2個小時,加上冰面強光反照這,人的面部就會被嚴重灼傷; 89級的大風終年不歇,睡到半夜,帳篷行裝常常被吹得無影無蹤。

    既然來了,一不能怕苦,二不能怕死,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還在等著我們完成任務呢,王玉琨回憶起當年測量珠峰的樁樁往事記憶猶新:冰天雪地里,哪怕只是把冰燒成水,都要40分鐘。大部分的時間,喝一口熱水,吃一口熱飯都是奢望。沒有吃的,就地取材,冰棱就糌粑。半夜里帳篷被刮塌了,沒有住的,大家就跑到大冰塔下相偎著唱歌;沒有道路,攀、爬、登、鉆、跳、滾、滑各種本領全都用上——如果不慎踏上了冰裂縫,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最困難的時候,王玉琨和隊友們一天外出工作9個小時,僅僅前進了250米。

    在測量珠峰100多個日日夜夜,王玉琨和隊友們每天都在挑戰生命的極限,除了克服生活上的困難,大家每天還要背負30多斤的設備、行裝,穿上10多斤重的登山靴,艱難的爬上陡滑的雪墻冰坡選定控制點位,樹覘標,插測旗,觀測記錄…..因為風太大,測旗常常一次次被刮斷,儀器也難以固定,剛調整好的水平氣泡,要讀數了,又跑掉了。在7050米的北坳,王玉琨和一名叫普布的藏族隊友在準備觀測時,因為經緯儀不斷的震動,為確保測量精度,在零下30多度嚴寒中,普布干脆脫下鴨絨手套調整儀器,數據被準確地測量下來了,普布卻付出了四個手指被截肢的沉重代價。

    527日,歷史性的時刻終于到來了。下午230分,9名中國登山隊員登頂珠峰,將3米高的金屬覘標豎了起來。王玉琨在預定的觀測點首先發現了目標,并通過步話機接到了登山指揮部的報告。他從容鎮定地指揮各個觀測點進行觀測,并親手測出了第一組數據。經過連續3天,多個不同時段、數十個測回的測量,以及反復檢驗、計算、平差,王玉琨和隊友們終于為中國人第一次測量出珠穆朗瑪峰的精確高度——8848.13米。1975730日新華社將這一數據公布后,立即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各國的承認,并成為世界地圖和教科書的權威數據。凱旋進京,王玉琨和隊友們受到了鄧小平、李先念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王玉琨所在的成都軍區第一測繪大隊1982年被中央軍委授予丈量世界屋脊的英雄測繪大隊

    1962年,王玉琨在北京解放軍測繪學院畢業前夕,三次向組織遞交申請書,主動請纓到西藏工作。本來,王玉琨出生在廣西合浦縣一個農民的家庭,大學畢業后到機關工作,在城市生活,這是多少農家子弟的夢想,可王玉琨卻把目光投向了號稱“世界屋脊”的西藏。申請書里王玉琨寫到:人民給了我知識,我要把知識獻給人民。從19628月入藏,到198612月轉業,王玉琨在西藏一待就是24年多。24年間,王玉琨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用雙腳丈量了西藏全部72個縣中的67個縣,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荒原相當于走了4遍紅軍長征路。更多的時候,王玉琨和隊友們更像是特種兵和冒險者,常年深入到無人區作業,住山洞,睡羊圈,飲山泉,食野果。穿越密林時,最多的一次有11條山螞蝗鉆進身體;身陷絕境處,一連36個小時斷水斷食。除了參加過我國首次自主測繪珠峰精確高程項目,24年間王玉琨在西藏重大測繪工程中無役不與,與隊友們勝利完成了喜馬拉雅山區、橫斷山脈地區、岡底斯山區、藏北高原無人區、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等地區的測繪任務,在絕域高原一次次的刷新新中國的測量紀錄。

    古人云: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你看這數里冰塔,百年千載,為何還這般明潔如鏡,晶瑩剔透?古今中外,那么多游客名家、文人騷客,游盡了名山大川,所到之處,宏論大發,留下過無數膾炙人口的詩賦,不知他們可曾想過,世間還有這冰塔美景?……大自然是如此地公正,千萬年精心塑造的冰塔美景,該是專門恭迎那些勇敢攀登的無畏戰士的光臨!誰又能想到,一個測繪兵在6000米高的珠峰營地,還能留下如此樂觀又文采飛揚的測繪日記?20多年間,王玉琨在帳篷里、燭光下寫了近40萬字的測繪日記、散文、詩歌,不僅如實地記錄了當時的行動部署和自己的心路歷程,也詳細地記載了西藏的自然風貌和民情民俗。 

     

    壯歲:測八桂 再登程

      

    198612月,王玉琨脫下戎裝,轉業到廣西測繪局工作。30年前的廣西,改革開放事業剛剛起步,邊境對越自衛反擊烽煙未熄,百業待興。年近50的王玉琨雖然分配到自治區級的機關工作,卻沒安穩地坐上幾天辦公室。

    1988年,國家測繪局委托廣西測繪局建設南寧國際聯測絕對重力基本點。根據世界絕對重力基本點網布點方案(IAGBN),在全球范圍共布36點,其中我國2點,一個在北京,還有一個就在南寧。19882月國家測繪局下達任務后,廣西測繪局指定由王玉琨負責整個任務的方案制定、技術指導、質量把關、點位聯測等工作。兵貴神速,到19892月,短短1年時間王玉琨帶領大家完成全部工作,各項技術指標全部達到IAGBN計劃要求。19905月,中國芬蘭合作絕對重力測量組進行了第一次國際聯測,之后又有德國、英國、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重力測量專家與中國專家組成聯合測量組來此進行測量和研究。重力基本點除了測量和科研的特殊意義外,已經成為廣西測繪系統對外進行技術交流,了解發達國家科技發展動態、獲取測繪科技情報的一個重要渠道。

    征塵未洗,戰鼓又擂。南寧國際聯測絕對重力基本點竣工驗收不到1個月,南寧標準長度檢定場(基線場)建設啟動,王玉琨再次披掛上陣,擔任基線場籌建小組組長,負責籌建過程中的全面工作。至1990年年底,野外場地和局內配套使用的室內平臺的基建工作全部完成,經過1991年和1992年進行了2次精密丈量,精度分別達到1/240萬和1/212萬,在基建質量、場地穩定性和丈量精度等方面,均已達到國內領先水平。

    GPS定位系統,如今已是年輕人開車、出行不可缺少的工具。可20多年前,把GPS系統引入廣西測繪事業,不要說技術上可行不可行,單是思想上從領導到同事許多人都不接受――美國剛剛瓦解了蘇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怎么還能用他們的技術?可王玉琨卻敏銳地發現了采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布網比傳統的大規模三角網布設省時、省力、省錢。全球衛星定位系統不受地形、圖形強度、分級控制等諸多條件的嚴格限制,也很少受天氣因素的影響,可以全天候地觀測,效率高,速度快,可以根據需要一次性地布設等精度的大面積網,為此,王玉琨撰寫了《國內外GPS技術的應用與發展》的文章,介紹GPS技術在國內外控制測量方面的應用情況,引用了大量的事實和數據算技術賬、時間賬、經濟賬。

    最終,王玉琨的積極奔走得到了國家測繪局的重視,在國家測繪局的明確支持下,19924月,當時全國面積最大、點數最多的廣西北部灣地區GPS網建設塵埃落定,從開始實施選埋到全網觀測結束,完成初步數據處理提供使用,只用了不到1年的時間。與傳統方法布網相比,免除了大量的、繁重的造標,尤其是大量地造高標的工作,大大減輕了勞動強度,節省了幾百萬元的作業經費,而且短時間內滿足了北部灣地區規劃建設的急需,發揮了可觀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對廣西乃至全國,都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1993年,王玉琨按照組織安排剛剛組建成立測繪管理處后,一天處長還沒當,又負責籌建廣西測繪產品質量檢驗站。沒資金,沒設備,沒資質,沒人手……一切從零開始,王玉琨再次面臨新的挑戰。中秋節到了,別的單位都在發月餅發水果,質檢站卻沒有一點過節的氣氛,過節那天,工作布置黑板空白處,只是多了一個粉筆畫的大大的月餅

    沒錢買設備,王玉琨只好重操舊業,帶著大家聯系市場上的測繪項目,靠打工掙錢買設備。基礎測繪項目和像樣的工程早被別的測繪院拿走了,只有無人海島、大石山區等沒人愿意做的測繪項目——總比沒有強。于是,王玉琨帶著大家打響了潿州島測繪突擊戰清水河測繪攻堅戰,踏上了無人島,穿行于原始森林,奔忙于溪潭溝澗,在50多歲的年齡再次體驗了白天跋山涉水、晚上瓦灶繩床的創業艱辛。經過半年多的努力,1994年底,大家終于攢到20多萬元錢。設備運到單位那天,每個人都像領獎品一樣興奮,一個搬運工沒找,大家就七手八腳把設備抬上了樓。

    199672日,質檢站終于獲得了自治區質監部門認可的測繪成果審查和計量認證資格,3年半的努力修成正果,質檢站組建工作全部結束。57歲的王玉琨可以有個安穩的窩了,此時,他卻向組織遞交了退休申請,畫卷已經鋪開,美好的明天就讓年輕人去描繪吧

     

    夕陽:身雖邁 心未已

     

        72日,廣西測繪地理信息局黨組書記、局長席揚親自登門向王玉琨老人傳達習總書記回信精神后,王老一遍遍的默念著報紙上的回信,感慨萬千,在當天的日記中寫到:習總書記是在我國首次精確測定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高程40周年之際,給國測一大隊那次參與珠峰高程測量的邵世昆等6位老同志回的信,對那次參與珠峰精確測量的老隊員、老黨員給予了高度贊揚。作為那次歷史性任務的參與者、親歷者,并且是組織者,主要的技術負責人之一,讀了習總書記的回信,我感到特別親切,特別振奮,特別光榮,也特別自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作為一名已有50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我決心按照習總書記的要求,始終做到在黨愛黨、在黨為黨,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誠一輩子,奉獻一輩子,永遠保持一個老共產黨員的本色,發揚革命傳統,爭取更大光榮

    珠峰,是王老一生的情結。1997年,從廣西測繪產品質量檢驗站站長崗位上退休后,王老一直在關注著珠峰測量事業。20055月,我國正式對珠峰進行第二次測量后,測出珠峰的最新高度為8844.43米。這一數據一公布,王老便迫不及待的計算起兩次測量結果之間的誤差,認為第二次測量采用了更先進的測繪方式和雷達測深技術,于是在筆記中得出結論珠峰高程數據是個動態數值。隨著珠峰地區地殼不斷隆升變化,測量技術手段不斷發展更新,每次測定的高程數據都會有所變化20154月,尼泊爾的中尼交界地區發生8.1級地震,震中就在珠峰腳下,尼泊爾的震動立即引起了王老的關注。一有時間,王老都要坐在電視機前了解珠峰雪崩和山體滑坡的情況。

      如今,王老已76歲高齡了,更多的時間投入到照顧多病的妻子同時又是戰友朱世英老人身上。朱世英年輕時與王玉琨長期分居,兩三年也難見一次面,只好一個人獨自撐起整個家庭。85年朱世英在一次車禍中受傷,并落下終身后遺癥——這也是王玉琨一生的痛。退休了,王老才有時間彌補對家庭的虧欠。對于自己的傳奇經歷王老很少提起,70多年的風霜雪雨雖讓他滿頭華發,皺紋縱橫,卻沒改變他恬淡無爭、厥功不居的性格。一次,自治區黨委主管宣傳的領導得知了王老的事跡后,親自安排記者上門采訪,卻被王老執拗地攆了出來,我只是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要采訪就采訪偉大的黨,采訪偉大的時代。可是,遇到年輕人的請教,王老總是不厭其煩地傳授技巧心得,或是幫助查找資料,修改論文。

    習總書記的回信,讓王老英雄事跡再次引起大家的注目,當筆者聯系到媒體記者采訪王老時,電話另一頭的王老卻像個矜持的孩子:天氣這么熱,家里沒空調,怕辛苦了記者。進了王老的客廳,除了一臺舊電視和一臺電風扇,再也沒有像樣的家具和電器了,十幾平方米的客廳,簡陋中有些零亂。王老把我們領進了不到10平方米的書房,指著墻上發黃的西藏地圖,回憶起當年的崢嶸歲月。王老,給習總書記寫信的幾位老同志,都是您的老隊友,或者可以說是老部下,大家一起受到鄧小平的接見,而且您在西藏一待就是24年,這次,習總書記的回信卻沒提到您的名字,您也沒得到領導的接見,遺憾嗎?”“24年,我們一大隊的測繪兵中78名戰友因公致殘,22人英勇犧牲……我得到的已經很多,說到這里,老人沉吟良久,思緒仿佛又回到那激情燃燒的歲月,我今年76歲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在西藏20多年間的日記、詩歌、散文整理好,印刷好,留給年輕人,讓他們把測繪精神一代代傳下去

    王老,真正的英雄。致敬王老!

     

     

     

    相關報道:http://www.pyli.tw/news/zf/20171129/9250.html

    參加1975年珠峰高程測量部分老戰友合影

    我們應該永遠記住他們立下的汗馬功勞

       聲明:中測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返回頂部
    山东十一选五